知道一件事能赚钱,做不做很重要

一、

现在我是棒棒,月收入2000元,年收入2万。到了第二年,我跟人家干装修,月收入在4000到5000,年收入在4万到5万。OK,现在我手里有4万+,我去蓝翔技校学挖掘机,月薪8000+,年赚8万。到了第三年,学开塔吊,月薪1万,年收入10万+。打工,想多赚点儿钱,必须习惯性做职业转型与升级,能做到的人多吗?寥寥无几。就是不舍得放弃眼前的既得利益者吧。人过于现实就会错过所有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也不是我鼓吹落地培训多好多牛(反正我也不碰落地培训了),在我们哪儿做合伙人的,人均年收入30万+,也就人均日收入1000左右。他们是被逼出来的。如果我说学不会,秒退学费,99%的人都跑光了。现在我踏踏实实养客服,每月10万的纯收入还是有的。到了2019年, 每月20万的收入100%没问题。我做落地培训,亏了100多万,我说出去都没人信。落地培训那么赚钱?为什么全国都没人做?背后的原理自己去想。

现在我们赚钱就是锁定一个关键词循环35系统,做流量的永远做流量,做技术的永远做技术,每天说说笑笑打打闹闹,一天一晃就过去了。现在大家的想法是什么?我要学技术,我要学写作,我要学直播,我要学做流量,我要学做售后,出发点就是个体户思维或打工思维,而不是合作思维。合作思维就是我只会干一样,我只干我擅长的,我不擅长的不碰。这句话人人都知道什么意思,真正做到的人多吗?寥寥无几。

不信的话,某个项目,开个群,直接说:做流量的不要碰技术,做技术的不要碰流量,大家都说嗯嗯嗯。结果是什么?搞流量的想学技术,学技术的想搞流量。最后的结局就是原本会搞流量的不会搞流量了,原本会搞技术的人不知道怎么搞技术了。人的愚昧,是在贪婪的诱惑下开始变得变本加厉……

比如我说中医忽悠的色彩比较多,马上就有很多人攻击我。我本人就是中医的受害者,我得了脚气病,在我们曹县中医院花了6000多没有治疗好,曹县中医院,是我们这儿最权威的中医院,曹县所有的中医高手都在这儿。我得了鼻炎,求助了五六年中医,几万块钱扔出去了,屁用没有。最后还是到正规医院做了个手术,OK,彻底痊愈。一个东西牛不牛,是看看它是不是属于世界。如果它属于世界,OK,就是好东西。要是单纯只属于某个小圈子,只能说明它不优秀,还不够出类拔萃……

有些兄台说网赚不好弄了,记得2007年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,2009年有人对我说过这句话。换而言之,年年都有人对我说这句话。现实是什么?出单的一直出单,不出单的一直不出单。我们的接单老师集体抗议:过了21点不接单了,有钱也不赚了。李咏老师走了,对大家的刺激实在太大了。我更实在:20点不想接就不接了,李咏老师每天只睡5个小时,现在永远醒不来了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我们顺其自然吧。天黑睡觉,天亮起床……

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最佳养生方式,真正能做到的人又有多少?知道跟做永远是两码事儿。公司可用20点或21点下班,我们下班了,真正回家洗洗睡的又有多少人?

人啊,永远都自己忽悠自己。

二、

做塔罗的小妹一大早就找我,说不想接单了,太累,身体撑不了。确实,每天100多个单,看似日赚500+,其实是在疯狂透支青春。我们俩商量了一下:接公司的单子,每单提成30元。接塔罗群学员的单子,每单5元(之所以锁定5元,是怕他们作恶),而且只接塔罗群学员的单子(必须可控),不是塔罗群的学员,单子可直接跳过。到了2019年,塔罗群价格锁定3000,这样群内的人就少了,压力稍微会小点儿。总之,每月保底10000+的收入100%有(在我们这儿上班的小姑娘,她们必须月收入在1W+,我们这儿的工作强度不是一般的大,不是那些创业的屌丝能理解的)。

我知道现在人人都想自己干。做塔罗,我们公司的收费标准是198/298/398.我们90%的单子都是198,做流量的兄台,每天至少搞到50个流量,50个流量成交6单很正常。日流水在1188元(6*198=1188元),去掉成本480元(接单老师每单提成30,我每单提成50,6*(30+50)=480元),他们人均日收入在700+,也就是一个月拿到2万的薪水很正常。技术部的都想转型做流量,这是我最头疼的事儿。

做流量这事儿,一般都是前3个月非常难受,熬过去3个月后,听着歌或看着电视剧就能做。做技术不行,大脑永远都在高速运转。有人说可以把做技术的,跟做流量的分开。分开工作效率就非常差。现在大家之所以赚钱,就是能随时交流。尤其是做技术的,是非常害怕接单老师跑单的。接单老师也害怕做流量的偷懒,减少自己的业务量。现在我能做到的就是帮接单老师过滤一些垃圾流量,此外,允许她们卖点儿“工艺品”,利润100%归她们。

养客服,更多的时候是相互平衡,相互牵制。是老板一直在妥协。大家千万不要觉得养客服非常简单,前几个月养客服100%是亏的。很多事儿,看着能复制,大家真正去做时,就知道越是看着简单的事儿,越是充满了不稳定因素……

三、

我是射手座,所有的射手座都是善变的猫。我一直都善变,因为善变,我伤害了很多人,同时也躲过了很多坑。我最后悔的两次善变都跟爱情有关。大学时,我喜欢过两个人,还对人家俩表白了,结果人家都接受了我,第二天我反悔,说开玩笑呢,自此,她俩恨上了我。一直到现在,人家俩都不搭理我,说我是骗子,是渣男。

为什么我善变?连我自己都莫名其妙。读大学,读着读着不读了,说走就走。现在后悔吗?说真的不后悔。很多小朋友问我有没有必要读大学,我总习惯性回复:必须读呀,又不厌其烦地告诉人家读大学的重要性。其实我心想:读个屁呀,大学生没脑子,出来了还不是猪狗不如。之所以忍着不说,只是怕惹上麻烦。他大学毕业了,找不到工作,关我屁事儿。他要是听我的话,不读大学,创业不赚钱,又找不到工作,是不是连杀我的人都有?

我不鼓励任何人创业,就鼓励大家踏踏实实上班,不要折腾了。归根到底,还是怕人家麻烦我,我从骨头里还是自私的。

一个小朋友对我说:为什么你老鼓励人家踏踏实实上班,自己不去上班呀?

我说创业是小概率事件。说这句话时,我自己都有点儿心虚。

创业真是小概率事件吗?

不是。

是锁定一个项目,踏踏实实循环35系统,老老实实干,3个月100%出单。

只是手把手带一个人3个月太累了,尤其是天天监督人家循环35系统更累(这也是我彻底放弃落地培训的一个原因吧)。因材施教+诲人不倦,说说可以,真去做,身体撑不了。做落地5年,是我身体开始垮掉的5年。尤其是一些闲言碎语与空穴来风,更是令人出离愤怒!

以前我说我要一辈子做落地培训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不过我还是放弃了。赚钱嘛。肯定是怎么轻松怎么来。人啊,何苦自己为难自己。

养一个客服,月成本2600元。手把手带3个月,她100%能为自己带来几万块的利润。学员只能剥削一次,客服嘛,可以天天剥削。或许我距离善良越来越远,或许我越来越理性,只是我的善变,依旧一如既往……

善变是一种病,狗改不了吃屎。我也不打算改了,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劫数!……

四、

我们做了多少好事儿没人记得,人们只会记得我们的坏,不会记得我们的好。南怀瑾老师,一辈子做好事儿,网络上的负面依旧铺天盖地。日本人的国民素质是100%碾压我们的,而且日本对我们的经济援助是非常大非常大的。有人马上告诉我,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,不要忘掉死掉的同胞。这些事儿,忘掉不忘掉,不是我们说了算,是教科书说了算,是胜利者说了算。有天教科书上删掉了南京大屠杀,史料上删掉了南京大屠杀,历史30年一断层,是不是有些事儿,就成了遥远的传说?我们所看到的历史又有多少是真实的。一个张衡地震仪忽悠了我们多少年?1976年10月文革结束,问问90后00后,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文革。历史注定是用来遗忘的。一如我们这些无名小卒注定就是炮灰。

比如现在我说:我不买房了。马上就有人跳出来:你是穷B,你买不起房吧。你要是不买房,怎么找媳妇,孩子怎么读书,货币怎么保值。说一千道一万,就是买房是正确的,是无比光荣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辈子都断了买房的念头,就像我一辈子都断了打工的念头。我喜欢租房,我想住在哪儿就住在哪儿,我喜欢创业,我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,我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觉。世上有一种鸟,是关不住的,比如麻雀。麻雀看起来是渺小的,它的灵魂却高于老鹰、高于野狼。老鹰可用驯化、野狼可以驯化,麻雀不能。日本就是烧不死的麻雀,看起来很小,其实很大……

2019年,我准备在日本呆一年,就是想感受感受人家哪儿的文化,看看人家是怎么做项目的,学会了人家做项目的心法,是不是以后能少走点儿弯路。对于任何意淫性的东西确实厌倦了。一心一意追求物质,又毫无意义。现在我觉得我是属于世界的,我不想固定在一个地儿做死循环。有人说年纪大了,100%要落叶归根。走一步算一步吧。自从断了买房的念头,心野了,总想到世界的每个角落看看,走到哪儿算哪儿吧……

五、

一、

我是一个屌丝,我生活在村里。我稍微赚了点儿钱(这钱是不舍得吃不舍得喝赚的),我一个朋友都没了。村里的领导看我不顺眼,我以前的朋友看我不顺眼。他们都说我装B,说我二,说要弄死我。

我天天提心吊胆。

这时革命来了,要杀富济贫。

我就比别人多了二亩地,多盖了一间砖瓦房,被斗了。以前我也是穷人呀,包括现在,我还是穷人。难道比别人多二亩地,比别人多盖一间砖瓦房就是地主?我想不明白。

在我被打的奄奄一息时,一个读过书的秀才对我说:君子不患贫而患不安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米多同喝粥,无米同喝汤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。秀才叨叨的什么,我也听不懂。大概意思还是知道的:越穷越光荣,越烂越光荣。看看,村里不学无术的那群人,不是当官了,就是去读大学了。他们说这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哎,早知道我也不当地主了,一天到晚混吃等死多好呀,我偏偏是个有理想的人。

我问秀才,你为啥挨打呀,秀才哭了:村里没几个人识字,我认识几个字,他们说我反革命。我只是说了一句,所谓的大同理想,不过是居者有室, 病者有医, 勤者有业,劳者有得,少者有学,幼者有乐,弱者有助,老者有养,优者有荣,学者有为。难道我有错吗?他们说我错了,说我攻击社会主义。说我攻击太祖。哎,早知道我不读书了,就踏踏实实养几头羊,也不会被人翻来覆去地打……

什么是活着?要么成为绝对的精英,要么成为地地道道的流氓,渣渣。就我们这些不上不下的人,在任何时候都是被人敲打的对象。比如在村里,你混得非常牛逼才能吃低保。要是混得太差,根本吃不上低保。当然,在村里混的非常差,也有一个好处,就是孩子随便生。爱怎么罚款怎么罚款,反正我屌毛没有。村里最胆小最可怜的人:说他有钱吧,他还没钱。说他没钱吧,他还有点儿钱。

二、

一晃10年过去了,我成了地地道道的穷B。村里没有比我更穷的。人家都有地,我没地;人家都能读书,我不能读书。我成分不好。没办法,只能去做生意。一不小心,又发财了。发财了怎么办?分给老爷们呀。这样老爷们就会保护我。比如今天我赚100万,我就分给老爷们90万。折腾了几年多,我惊奇地发现,分给老爷们90万,至少能赚到900万,要是分给老爷们900万,至少能赚9000万。我以为就我自己发现了这个秘密。后来跟几个朋友交流,他们哈哈大笑,都说我愚昧,不开窍,是二逼。他们指点我,要是你当老爷,每年有100个送礼,人均送礼1000万,年收入几个亿,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儿。

哎,我以为我厉害,想不到老爷们比我更厉害!……

三、

移民的老爷们越来越多,很多给老爷送礼的人都移民了。我也移民了。我们的钱,在国外一辈子都花不了。我们的想法非常简单,国内赚钱,国外消费。国内那些毒奶粉呀,转基因食品呀,都是给穷人们吃的。老爷们吃特供食品。老爷们的胃,不是那些贱民能理解的。老爷们一顿饭就是贱民们几代的收入,至于老爷们一年的收入,就是国家一年的收入。

有人说,老爷们这样贪,天下完蛋了,对老爷们有啥好处。天下完蛋了,老爷们就是换个老板而已,福继续享,权继续玩。完蛋了,是老板完蛋,跟老爷们没一毛钱的关系。

一个老爷告诉我:大明完蛋了,到了大清,我们还不是接着当老爷。完蛋是皇帝完蛋,又不是我们完蛋。我不贪,我当官干啥?

想想也是,现在大家都是顾头不顾尾。先体面一下再说,知道一件事能赚钱,做不做很重要_黑帽思维网赚博客先快活一下再说。什么千秋事业,去他娘的。活在裆下才是王道……

以前为什么我走的弯路多?是我认识的流氓少,土匪少。认识的好人多了,只会从一个坑跳到另外一个坑。好人注定就是被人欺负的。好人患得患失,啥都干不成。

前几天,李二对我说,我要日李娟。李二就是一个放贷的小流氓,李娟可是名牌大学生呀。我只当李二吹牛逼。半个月后,李二给我打电话,说把李娟的肚子弄大了。李娟还有个表妹叫张萍,他要在30天之内,把她日了。我目瞪口呆,他哈哈大笑:不就是日几个逼吗?人家谁谁都日过500多个明星了,我算个逑呀……

四、

一个老乡来找我,他说他在谁谁哪儿上班几个月了,这个老板愣是不给他发工资。这个老板我认识,就帮老乡催了催。人家老板也实在,立马就说:一会儿就发,不给老天爷面子,也得给您面子呀。第一次我知道自己的面子那么大。原本符合法律程序的事儿,愣是成了面子工程。望着“依法治国”四个金光大字,我又想起了“中国梦”。很多事儿,梦里想想中,去干试试?分分秒秒灭了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