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的白手起家靠腦子做生意精明的人永遠在賺

   我在飯桌上,見過很多大老闆。

      趙老闆是個厲害的人,真正的白手起家,靠吃腦子做生意,為人也仗義,因為有吃的,邊上總跟著很多提包的人。

      但是趙老闆讀書少,在同等身家的圈子裡總有一種自卑感,擔心別人排斥他。

      所以他請了個有文化的先生做自己的軍師,一直伴自己左右。

      這個先生是我的朋友,古書讀得多,對帝王術、權謀的東西研究很透,雖然實戰少,但是一張嘴能把人唬住。



      趙老闆組飯局,先生叫上了我,說老闆最近運氣旺,經常在飯桌上發紅包。有一次出去理髮,心情好,店裡每個理髮師都發了大紅包。

      他說,他經常和趙老闆提起朋友我,趙老闆想見見我,讓我一定赴約。

      我說,我不是個愛財之人。一個紅包能把我收服?太小看我了!

      先生說,你們這種文化人,一般給一個紅包一萬元!

      我說,你等下,我收拾一下,馬上就過去。

      順便問了一句趙老闆怎麼發家的?

      先生說,收破爛!

      我說,知道了。

      見上面了,飯桌上人不少,但是很奇怪,一個女的都沒有。

      我說,這飯吃得有點幹。

      先生說,撞腦子的飯,干點好。

      趙老闆人很瘦,看起來很精明,話不多。飯吃到一半,非讓我給講個故事。

      我說,不知道講啥。

      先生說,你隨便講一個。

      大家也跟著起哄,讓講一個帶葷的,要比桌子上的豬肘子還葷!

      我看著飯桌上的豬肘子有點膩。

      趙老闆舉起酒杯,敬我一杯!

      他說,喝點酒,講故事才帶勁兒!

      我說,不了,喝酒講的都是吹牛逼!

      我喝杯茶,給大家講一個。

      飯吃得差不多了,趙老闆說,大家放下筷子吧,聽故事!

      我放下茶杯,周邊安靜了,在等我。

      開始講:

      城中村有兩個年輕人

      一個叫A ,一個叫B 

      都是出來務工的,找不到啥好工作,兩人就尋思在干點啥賺錢。

      A腦子不笨,熟悉網絡,他說我有個點子!

      A就天天在網上找招商加盟的項目,挨個打電話過去,假裝諮詢項目,對方一看是潛在客戶就給他寄招商加盟的資料。

      打了無數個電話吧

      A開始收到很多快遞,快遞裡面全是紙質的資料,有些重的有幾斤重。

      A把這些收到的資料當廢紙,全部拿去收廢品的檔口賣掉了,賺了一些錢,反正天天豬腳飯是不愁了。

      B也跟著A一起幹,天天打電話,也天天收到很多資料。

      B沒有馬上賣掉那些招商加盟的資料,他細細研究了很多項目,看了上千份資料吧!

      什麼母嬰紡織品、兒童教育、視力矯正、洗衣珠、圓珠筆生產、家電清洗、小吃加盟、養生保健、農業特色種植……基本都研究了個遍。

      自學成才吧,反正見證了很多財富故事,資料裡面都有,當故事書看就行。

      套路看多了,腦子裡就蹦出四個字:空手白狼!

      B開始在網上乾招商加盟,哪個熱門幹哪個,家電清洗的收集10個家電清洗創業的故事,小超市加盟的收集10個超市加盟的創業故事……做論壇,做貼吧,做知乎,做分類信息網…… 

      為什麼不收集100個,說100個都是扯淡的,因為根本沒有那麼多。

      出單了就扔給他寄資料的商家,賺差價,賺佣金。

      這個比賣廢紙賺錢多了。

      後來他又做了一個招商加盟的網站,幾百塊錢吧

      其實也沒流量

      他給出過單子的商家打電話說,我分給你的單子就是在我網站接的單,你可以在我網站上打廣告,一年也不貴,你看著給就行。

      商家看他經常送單子,都信他了,給廣告費的人很多。

      一下子收了有一百多萬吧

      後來事情干大了,驚動了其他幹招商加盟網站的同行老闆。

      那個老闆覺得他是營銷奇才,要收到自己旗下。

      談了幾輪,他覺得乾不過對方,還不如跟著大佬混,最起碼可以規避法律風險。

      樹大好乘涼,不折騰了,跟著別人幹吧。

      反正收他的老闆給了他一大筆錢,送他去xx大師的課堂學國學,學團隊管理,讓他帶團隊!

      他進去了一圈,差點洗腦被洗廢了

      還好命賤,硬是挺了過來,挺過來就好了,以後去洗別人的腦子。

      成了帶團隊的一把好手!

      從此不干活了,動嘴皮子!年賺千萬!

      故事講完了。

      大家問,A呢?後來怎麼樣了?

      我說,不好意思,這個茶有點烈,喝得腦子懵,不小心把A講漏了。

      下次有機會再說A吧!
      趙老闆,聽完故事,眼眶有點紅潤,全程第一次站起來敬我酒。

      我感覺我好像說對了點什麼,又說錯了點什麼。

      臨走前,往我手裡塞個紅包,我摸了一下,應該有一萬元吧。

      他塞完紅包和我說,下次有機會,想听聽你說說A的故事。

      我說,趙老闆別好奇,一好奇等下又要破費了。

      他說,沒事,我不差錢。

      我也終於知道,以有些人的段位,光聽B的故事是不夠的,他也想听聽A的故事。

      因為他已經走過了A,也走過了B,他正在成為C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