揭秘深圳互聯網崛起之謎

揭秘深圳互聯網崛起之謎

當上海的互聯網整體沉淪,老牌互聯網企業盛大、安居客、快錢等轉型或出售之際,深圳互聯網則顯得生機勃勃,不僅騰訊市值破千億美元,還成長出大批優秀的科技新銳企業。

  過去兩年時間,深圳在智能硬件、生物科學、無人機等科技領域快速走到全國前列,類似華大基因、大疆科技、房多多、友寶等大批科技企業也在國內快速走紅。

  漢能資本CEO陳宏對騰訊科技表示,證明一個地方互聯網氛圍有沒有起來,就看當地有幾個估值上百億美元的公司,騰訊、華為符合條件,華大基因、大疆科技也具有這種潛質。

  其中,華大基因在醫療、農業等領域耕耘,只待政策許可就能在內地上市。大疆科技無人機產品遠銷歐美。據知情人士透露,大疆科技私下股權交易1%的股份要價已達1億美元。

  當前,深圳在吸引越來越多的人才聚集,不少科技行業人士離開北京、上海到深圳打拼,甚至360公司董事長周鴻禕()也頻頻出差深圳,今年初更公開表態要搬家到深圳做智能手機。

  曾在北京工作,後到深圳投資互聯網金融創業的人人聚財CEO許建文對騰訊科技表示,深圳互聯網創業氛圍已不輸北京。“深圳互聯網實力甩出上海十條街,勢頭直逼北京互聯網圈。”

  深圳互聯網為何能快速崛起

  2015年IT領袖峰會上,華大基因總裁王俊備受媒體追捧,原因在於華大基因實在是太火。

  王俊接受騰訊科技專訪時也表示,這主要是生物產業和基因技術到了關鍵期,基因技術發展使每個老百姓可在能接受價格範圍內了解自己的基因,利用基因預知未來生活和健康狀況。

  比如,腫瘤的早期發現和早期診斷,以及腫瘤的個性化治療,這都需要基因技術大規模介入,還有糖尿病、複雜性疾病等,所有能看到的和生命健康相關的各種事情都和基因有關。

  生物產業和基因技術與大眾生活密切相關,華大基因大數據背後蘊藏著巨大產業機會。不太為人所知的是,華大基因最初根據地是北京,但華大基因是搬遷到深圳才獲得加速發展。

  為何會造成這種奇怪現象,軟銀賽富創始合夥人閻焱對騰訊科技表示,其中很重要原因是,北京城市太大,政出多門,華大基因很難獲得太多支持。

  相比較而言,深圳離香港近,使華大基因離國際資本市場近。深圳環境也比較單一,市場化程度高,政府對於企業干預很小,國際交流比較容易,更有利於華大基因發展壯大。

  實際上,深圳政府是服務性很強的地方政府。漢能資本CEO陳宏表示,地方政府領導非常禮遇企業家,2015年IT領袖峰會八大趨勢報告,是市長和企業家連續兩個深夜探討出來的。

  “當地方政府很重視科技行業,非常願意和企業家打交道,且服務意識很強,這使得企業家們也非常願意合作,每年一次科技峰會,各IT大佬到深圳來,也培育出濃厚創業氛圍。”

  這幾年,陳宏去深圳的機會明顯比去上海多。最近拜訪房產電商房多多、O2O企業土巴兔時,陳宏感嘆說,深圳創業者積極性很高,這些企業成長很快,很短時間人員能上千人。

  那麼,深圳當地的互聯網創業者如何看待深圳互聯網為何崛起?

  樂逗遊戲CEO陳湘宇認為,一是深圳的創業氛圍很好,華為、騰訊、中興給深圳積累很多人才和氛圍,對深圳互聯網發展影響深遠;二是政府的政策對IT產業非常支持;三是產業環的完善,製造、內容、支付都很完善,創業者融合成本低;四是深圳創業者的務實作風。

  人人聚財CEO許建文補充說,深圳是一個創新性很強的城市,創業者思路比較開放。此外,深圳是移民城市,外來人口眾多,這些人大多具有很強的拼搏精神。

  許建文指出,深圳還是中國民營經濟發源地,類似万科、招商銀行、騰訊、華為等大批企業給深圳輸出大量人才,深圳唯一的缺陷是,沒有清華北大這些高等院校,否則可以發展得更快。

  大學生分期企業分期樂是深圳近期興起的互聯網企業,不久前相繼獲得DST和京東投資。

  分期樂CEO肖文傑認為,深圳創業者比上海創業者更能吃苦。上海女生每天不去喝一杯咖啡,都不好意思稱為上海人,日子小資,而深圳科技企業每天晚上八九點下班很正常。

  深圳互聯網的快速發展,讓百度、阿里巴巴、360等企業均在深圳有大量佈局,還帶來了一個深刻變化,很多VC和基金開始在深圳設置辦公室,這是以前沒有過的這種現象